让淫蕩妈妈 怀孕了

    时间:2018-09-22 黄昏,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要怎么办,因?这孩子肯定是我与儿子小俊的,因?每次都是儿子先射精液进入我的子宫内,阿成才射进去的,因此这孩子一定是我跟儿子小俊的。
      我无助地望向天空:(唉!我多么希望小俊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这样我就可以离开阿成,跟小俊毫无顾忌的相爱,并将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组织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是,这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此时生下孩子或是去堕胎的两难局面着实令我痛苦不堪。
      这天晚上,碰巧阿成又与他的那帮兄弟去喝酒了,而小盈因?社团的事而留在学校帮忙,家中就只有我与小俊了。不用说,儿子当然是猴急的抱我进房间,接着急急忙忙的脱掉他自己的衣裤脱到只剩一条内裤,然后就赶紧想要脱掉我身上的衣服。
      「小俊……等等,我……妈有话对你说。」
      小俊抱着我亲了我一下说:「有什么事等会再说嘛?今天好不容易只剩我跟妳在家,珠美,就让我们先亲热一次嘛……」
      我推开小俊,神色凝重的对他说:「小俊,我……我有了……」
      「有什么呀?妈妳在说什么啊?」
      「唉……我说我有了你和我的孩子了……」
      小俊一听先是呆住了:「真……真的吗?妈,妳肚子里真的是我的孩子吗?」
      小俊会这么说我不怪他,毕竟我也是有与阿成交媾,他这样子问也是正常的,于是我娇羞的点点了头。
      「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没想到我才十四岁,我就要当爸爸了……珠美,太好了!我终于让我自己的妈妈怀了我的孩子了……」儿子兴奋的抱着我转圆圈。
      「哎呀!好了啦,你转得妈的头都晕了……」儿子这才停下来,然后亲一亲我的脸颊,说:「珠美……那个死老头知道吗?」
      「……我还没告诉他……我也不敢告诉他,因?,这是你跟我的孩子……」
      「怕什么?!珠美,等他回来,我就直接跟他说,妳怀了我的孩子,我要带妳走!」
      小俊虽然是这样说,但我心中却是暗自歎息,儿子小俊他毕竟是个未成熟的孩子,小俊他想得太天真了,他要带我走,阿成肯吗?而且阿成知道了,肯定会把我这个不守妇道的老婆及乱伦他妻子的小俊打死。就算走得了,小俊才十四岁,拿什么养活我与我肚中的孩子呀?
      小俊见我愁眉不展,便问:「怎么啦?妳不开心呀,不开心怀了我跟妳的孩子吗?」
      「不,小俊,妈很开心能?你怀了孩子,而且很希望能够生下来,但是……」
      「妳怕我没能力照顾妳跟孩子吗?」我沈默了下来。
      小俊一见我沈默了,就表示我默认了:「啍!这样不行,那妳去把我们的孩子拿掉好了,省得被妳的亲老公发现。」
      「小俊,你在说什么呀?这是你和我的孩子,妈是绝对不会拿掉他的。妈知道你在说赌气的话,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呀,何况我去拿掉孩子,会表现出身子虚弱的样子出来,这样难保你爸爸不会发现,你爸爸追究下来,我们的关系就会被他发现了。妈心中有个想法,可以保住你跟我及孩子,也可以留在家中,不过你就要委屈一点了。」
      「什么办法?」
      「小俊你听妈说,你与你爸爸的血型是相同的,所以就算孩子生下来阿成不相信是他的,想去医院检验他也查不出来,只是要委屈你不能承认你是我们孩子的父亲,妈要你当我们孩子的哥哥!」
      「哥哥?!笑话,我是孩子的爸爸,?什么要我做他的哥哥!珠美,我不要!妈,妳跟我走吧!我会努力工作来养妳及孩子的,我不会让妳跟孩子受到一点点苦的。」
      「不……小俊,妈很感动你对我的这份情意,但现在你还在读书,你有大好的前程,妈实在是不愿意就这样毁了你的前途,如果真的离开这个家而要你去工作,那会阻碍你以后的前途的。而且现在就这样子离开这个家,孩子跟着我们肯定是会吃苦的,你也不愿意让我及我们的孩子吃苦吧?!所以答应妈,同意刚才我所说的计划,暂时委屈当我们孩子的哥哥,等你学业完成并有经济能力时,到时你真的想带我及孩子走,妈绝对毫不犹豫的带着我们的孩子一生跟着你……好吗?小俊。」
      最后在我的苦心劝说及恳求下,儿子虽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
      当晚,我在晚餐时,将我又有身孕的事告诉丈夫及女儿小盈,阿成表现得很高兴,因?他以?我又要?他生下他的孩子了,(实际上我这胎中的小孩是我与亲生儿子小俊的,这孩子应该算是阿成的孙子了吧!)而小盈也很高兴能再有一个弟弟或是妹妹,家中充满着欢乐的气氛。
      但当时只有儿子小俊默默的吃着饭,不做任何反应,我看见了也只能心疼在心中而不能说出来,毕竟要一个男人不能承认是自己孩子的父亲,而且要当自己的孩子的哥哥的心情想必是非常痛苦,但是我又能如何呢?
      就在我怀孕了五个多月的这段期间,发生了一件事,使我与儿子的彼此爱恋更加是浓密,我更是一辈子再也离不开儿子小俊了。
      一天下午,阿成带着他的两名兄弟回到家中喝酒,他们到家中时已是浑身酒臭味,且有些醉意了。
      「喂……珠美啊!嗝……妳是死去哪里了!快出来準备酒菜。嗝……我要和黑狗、阿德喝个痛快!嗝……」
      我在房中正忙着家事,一听阿成这么说不由得心中有气:(啍!在外面喝得还不够,还带着你那群酒肉朋友回来喝、回来闹,等一下又要让邻居看笑话了……)虽然我不情愿,但还是得去厨房张罗酒菜,不然阿成不知道等下又要怎么淩虐我了(现在我怀有儿子的骨肉,可不能再被阿成拳打脚踢了……)。
      酒菜準备好了之后我就端了出去。
      「弄这么久才弄好,妳是没吃饭吗?快啦,快把酒菜放在桌上。妳这个贱人,害我兄弟等那么久,让我在兄弟面前低丢脸……」
      阿成一喝醉酒就会胡言乱语,然后虐待我,我这时实在很怕我被他毒打,因此赶快端着酒菜放在桌上。
      「算了啦……成哥,嫂子那么辛苦你就不要再骂她了,看嫂子这么漂亮、又这么美,成哥,你实在是要好好疼疼嫂子才是……」
      「对呀、对呀?想必成哥一定是天天晚上都好好的『疼疼』嫂子吧?」
      说话的人叫做阿德及黑狗,他们是阿成最常聚在一起的酒肉朋友,也是我们镇上恶名彰昭的流氓混混,曾被警察带到局里管训几次,来过我们家几次。从他们两个第一次来到我们家,就总是好像用着不怀好意的色眯眯眼睛直盯着我,像是对我好像有什么不良企图,看得我很不舒服。
      有次他们在我们家中喝酒时更是过份,利用阿成去上厕所,就对坐在旁边的我毛手毛脚,并说些猥亵不堪的粗劣低级的言语,幸亏阿成很快就出来了,他们两个也就安份的坐回去。那时只有我在家中,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要该怎么办。
      从此我对他们二人真是有说不出的厌恶,因此每次阿德与黑狗来到我们家时,我总是準备好酒菜后便急忙跑进房里,以免又被他们下流无耻不堪的行?骚扰。
      「哈……那是当然的,说实在的,你们也知道大哥我在跑船,这些年来,世界各国港口那些的妓女我也差不多玩过有七、八成以上了。可是说到漂亮、身材又好的话,你们大嫂珠美是比那些妓女好上几倍以上,所以你们说我那有可能没每天的好好操干、操干她,哈……」
      「是啦、是啦,成哥,你有大嫂这么美丽的女人可以每天干,我和阿德实在是好羡慕你,大嫂一定每晚都被你干到爽得哇哇叫吧?」
      阿德与黑狗听阿成这么下流的描述,不由得转头色眯眯的紧盯着我,看并都快流出口水来。
      「那还用说,哈……你们也可以去娶个女人回家干啊,这样就不用羡慕我啦!不过,要娶到像你大嫂这种身材丰满、脸蛋又漂亮的女人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哈哈……」
      几个男人所说的话愈来愈下流无耻,听得我都不禁面红耳赤,而且阿德与黑狗一边与阿成喧闹,一边又露出色眯眯的眼光注视着我,于是我放好酒菜后就急忙回房。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外面大声吵闹的喧哗声渐渐停下来了,我也不以?意,以?阿成又跟那两个酒肉朋友出去了,我也就继续忙着家中的家事。这时忽然「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我慌忙的往门口一看,只见阿德与黑狗全身醉醺醺的酒态,同时他们俩都露出淫邪的猥亵的脸孔。
      看见他们,我下意识的就想要夺门奔逃。
      「你们……你们想要做什么?」
      「成大嫂,嗝……不要怕,成大哥醉倒了,我跟黑狗……嗝……怕妳寂寞,所以想要跟妳好好的聊聊天啦!嘿……」阿德淫笑说道,就把房门关上。
      「啊……你们两位大哥忙,不用陪我聊天了。」我这时实在很害怕,阿成醉倒了,小盈与小俊又不在家,万一他们……
      「嘿……大家都知道,妳是我们这个镇上最漂亮的美人了,大家也给妳个外号叫『卖菜西施』,我俩兄弟是最喜欢陪伴美人了,所以……就让我们来陪陪成大嫂妳吧!」黑狗一说完,立刻捉住我的手,而阿德也从后面抱住我,不停的在我的身上乱摸。
      「啊……你们不要这个样子……我要叫了,快放手!」
      「哈……妳叫呀,就算妳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妳的。」
      「啊……救命啊……救命啊……」
      他们说的没错,就算我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我,家中除了只有酒醉了的阿成,没有人在,而其他邻居又距离我们家有段距离,不一定可以听得到被关在房里的我的呼救,这时真的没有人可以救得了我。
      就在我喊救命的同时,他们已将我推倒并压在床上。
      「啊……两个大哥,求求你们放了我……拜托你们啦,我已经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孕,求你们放了我吧!鸣……」我忍不住惊吓,哭了出来。
      可是这两个天杀的畜牲,一听我在哭泣,竟愈是兴奋:「这样子更好,我们俩兄弟从来没有玩过大肚子的女人,这次可以好好的嚐嚐鲜。嘿嘿……」
      黑狗将我架着,而阿德则一把掀起我的上衣,我戴着奶罩的丰满乳房就露了出来。
      「哇!好浑圆的奶子,搓捏起来一定很爽快。嗝……这个突出圆圆的肚子看起来真新鲜……」
      然后再直接脱下我的长裤,我那米黄色的内裤也露出来。
      「喔……成大嫂,妳的内衣裤上下是一套的吧?真是性感,咦?黑狗你看,她的内裤好像湿了。嘿……成大嫂,我知道成大哥去跑船那么久,现在才回来,一定喂不饱妳,妳已经很久没给男人干个爽快了吧?妳也哈很久了吧?今天我俩兄弟就做做好事,上了妳,让妳爽上天。」
      这两个没人性的畜牲,我是个挺着五个月多大肚子的孕妇了,可是他们却不顾这一切只想逞兽欲,尽情的发泄在我身上。
      然后,阿德就将我的胸罩及内裤给扯了下来。我因?被黑狗架着,再加上我担心过度的反抗挣扎会伤到我肚中的孩子,所以我根本无力抵抗,只能任由阿德脱下我的内衣裤。
      「啊……不要,我求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啊……不要看我……鸣鸣……」一旦女人碰到被男人以暴力侵犯,除了哭泣哀求之外,还能如何呢?
      「哇塞!成大嫂,妳的阴毛长的还真浓密,让人看了就想掏出肉棒就给妳的肉屄插进去……」说完,阿德用手强行分开我的两双大腿并摸向我的肉屄处。
      「鸣……不要啊……我求求你们,不要啊……」
      阿德摸一摸我浓密的阴毛后,就直接将手掌贴在我的肉屄,不停的抚弄起来;而黑狗也从后用两手搓捏起我的肥乳,我就这样赤裸着肉体,并挺着大肚子惨遭两个禽兽不如的畜生汙辱。自从我怀孕后,我怕过度性交会伤到肚中的孩子,因此已经三、四个月没与儿子小俊交媾了,因此即使我心中有一千万个不愿,但肉体骚痒生理反应却使得我下体的屄汁沾满了阿德的手,而乳房也渐渐胀大,乳头则硬挺起来。
      「嘿!成大嫂,妳看妳的肉屄都流出汁来了,乳头也这么尖挺,还在那边故做姿态……自从第一次来到妳家看到了妳,我们早想上了妳了,像妳这么漂亮又风骚的女人,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看到,今天我们两个一定要干死妳……」
      接着阿德就将他的衣服脱掉,露出他长满恶心黑毛的丑陋肉条,我一看,竟然阿德的肉棒还不及我那亲儿子肉棒的三分之一,不禁有些轻视阿德(啍!
      这么小的丑陋肉条也想奸淫我。啊……谁来救救我呀?我不想被这两个畜生给汙辱,我的身体只给我的亲生儿子小俊插干……)。
      「你们……呜……你们不怕被我丈夫知道吗?你们调戏朋友的妻子不觉得惭愧吗?而且阿成最讨厌别人调戏我了,你们现在……现在这样做,被阿成知道了,他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管他娘的,妳丈夫知道了又如何?先爽了再说。」
      接着眼看阿德的那根恶心的肉条就要接近我的肉屄,我愈是伤心无助的抽泣着(天呀!十多年前,我被那猪狗不如的阿成强奸,被迫嫁给他,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真正爱我的男人--儿子小俊,现在却还要被这两个畜牲汙辱。我好恨……我好恨啊……上天对我真不公平啊……)。
      这时突然「碰!」的一声,阿德就在我面前被打到床边去,原来是小俊放学回来了。
      儿子手中拿着一根木棍,气愤的指着阿德与黑狗说:「你们这两个王八蛋,你们还是不是人呀?我妈怀孕大着肚子,你们竟然……竟然还想强奸她,亏你们还是我爸的最好朋友,竟然利用他醉倒时就想强奸我妈。我呸!什么狗屁朋友,今天我不打死你们,实在就对不起我妈跟难消我心头之气。喝啊……」接着小俊便一阵乱打。
      不知阿德与黑狗是作贼心虚还是喝醉酒的关系,竟被小俊打得到处逃窜,狼狈不已,转眼间小俊已经将他们赶跑出去了。
      接着小俊急忙回到房里:「妈……珠美,妳还好吧?」
      我一看到小俊回来,就哭泣着奔跑过去紧紧的抱着他:「呜……小俊,我好怕……妈真的好怕……」我在儿子的怀中颤抖抽泣着,诉说着我的恐惧与不安。
      小俊抚着我的头发,安抚着早已哭成泪人儿的我说:「没事了……没事了,妈妳不要怕,有小俊在,小俊一定会永远的保护妳、爱妳一辈子的,不会再让妳受到任何委屈和伤害。」
      就在小俊的温柔安慰及安抚下,我激动的情绪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我最爱的儿子在我危险的时候竟出现解救我,反观丈夫阿成却烂醉如泥的倒在大厅的椅子上,这使得我更是下定决心一辈子都要跟着儿子小俊永远都不要与他分开。而这件事,更是让我与儿子之间的男女感情更加坚固及浓密了。
      那晚,小俊在没让小盈知道的情况下,?了这件事又与他爸爸阿成凶猛的争吵了一场,虽然阿成事后酒醒后知道这件事,但却不太相信他最死忠的两名兄弟会对我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因此与小俊大吵了一架。不过,从此阿成就不再带阿德与黑狗这两个畜牲到家中来,在我待?的这段期间内,更是很少虐待我或是强迫我与他性交,也许……也许他是因?那件事而对我有所愧疚吧!
      接下来的日子,由于我的?期一天天的逼近,?了不伤及肚中的胎儿,我与儿子都有默契的暂时忍住那激情的性欲,只是有时看年青的儿子受性欲煎熬之苦,我便很是心疼,于是我就用其他方式替儿子解决性欲,如用嘴或是手,都可以一时的消消儿子的旺盛性欲。
      在我最后待?的一两个月,小俊突然都不向我要求替他解决性欲,我好奇的问他,平时都会求我帮他解决性欲,怎么最近这么沈得住气?而小俊却说,是要我好好待?,不想在这时因?他的性欲而使我困扰。小俊更说,要我替他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要我与胎中的孩子母子都平安。
      我听完,实在是倍感温馨及感动,我的最爱的男人竟是如此的体贴着我,能够被这样的好儿子好男人所深爱,我此生还求什么呢?
      不过,小俊与小盈之间最近她们两姊弟好像很亲密似的,本来姊弟亲密这没有什么,可是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小俊与小盈之间一定有什么暧昧的关系。自从小俊与小盈同住一个房间后,她们给我的感觉就让我一直觉得很不安心,从几次小盈看着小俊的神情就可以知道,女儿小盈看着小俊的眼神就像是我看着小俊的眼神一样,同样都是看着爱人的柔情眼神。
      (小俊与小盈……她们现在同住一间房间,难道……她们……她们……?不会的……不会的,小俊这么爱我,他曾经亲口说只爱我一个人,而且我都快把我与他的孩子生下来了……)
      虽然我着实很怀疑,也很不安心,深怕小俊会不再爱我、不要我,只爱他姊姊(毕竟小盈比我还年轻,她那充满活力的年青性感肉体及秀丽的脸孔对小俊的诱惑力,不是我这个已快人老珠黄的女人所能够比得上的……),但离?期愈来愈近,我也只好安慰是我自己多心,接着我就全心的待?,暂时不去想这件事了。
      十个月终于过去了,我在医院中顺利?下一女,而小女儿所幸并没有受到近亲交配的影响而有畸形因子?生。小女儿很健康,这是我与儿子小俊爱的结晶,我很欣慰终于能替我心爱的儿子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不知情的丈夫阿成则是乐得合不咙嘴,儿子小俊则是更是高兴,因?十四岁的他已经当上了父亲了。
      不过不知是否是受到近亲交配的影响,小女儿生下来之后,医师便向我们说小女儿可能成长时会体弱多病、时常不小心就会感染到疾病,要我多加注意小心的扶养,这点实在是令我颇?忧心。
      一个礼拜后,我带着小女儿回到家中,阿成与小盈对小女儿--涵苓(是小俊与我私下一同取的名字,然后再由我取得阿成的同意而命名)都很关心的照顾着,儿子小俊当然不用说,更是对他的女儿照顾有加(毕竟儿子小俊才是小女儿真正的亲生父亲),小俊对涵苓的照顾及爱护有时更是超过爱恋我的心。
      我有时便向儿子小俊带着略有醋意而酸溜溜的语气开玩笑报怨着说:有女儿就不要妈啦?儿子也总是紧紧抱着我们母女俩说:这辈子最爱的就是我们母子俩了,他一定会爱我们一辈子的,永远不与我们分开;这份幸福使我觉得有生以来是最幸福的幸福了。
      过了两个多月,我的身子经过调补,已经渐渐从虚弱的状态恢複过来,待?时身材稍微肥胖臃肿的情形也经过我的努力而重新恢愎成性感苗条的身材,我想儿子小俊应该忍不住要与我好好亲热了吧!而我自己也因待?的关系也足足禁欲了五、六个多月,我早已欲火难耐,等待着与儿子再次相奸的时机。
      可是一连十多天,小俊总是很晚才回家,即使回来也是与他姊姊在房内,而且每逢假日,她们姊弟俩总是藉口一同出去逛街,这点令我更加的怀疑及不安了。以前的小俊不是这样子的,他总是那么贪婪需索着我这个情人母亲的肉体;可是现在儿子小俊却一反平常没再与我亲热,而且小俊每次很晚回来之后的一会儿,小盈也就跟着回来,我的女人直觉告诉我:她们俩姊弟一定发生了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可是我又不敢直接逼问小俊,我害怕着我所惧怕的事是真实的,更加害怕一旦知道真相后,小俊就不再爱我、不要我了,这段期间,猜疑及伤心的心情充斥了我整个心中。
      一天,一个让我知道真相的机会来了,在我打扫小俊及小盈的房间时,意外的在小盈的书桌上发现小盈的日记,我知道偷看别人日记是不对的,我坐在书桌前对着女儿的日记本犹豫不决着,可是急迫知道真像的我却是忍受不住的翻阅起大女儿的日记,结果里面所记载的内容有如晴天霹雳一般的击毁了我此刻自认的幸福。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av天堂avtt2017影音_av番号库番号大全_用快播看av的网站_影音先锋av色咪影院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